染玉

情绪极不稳定/写文极不靠谱/您可以叫我潜行或者eile/如果可以希望和您做朋友

嘿呀回来啦

弃心

自设。
脑洞来源

很久很久以前,天使、精灵和魔女还在大地上来来往往。
故事发生在一个小镇上,这个小镇没有名字,它不声不响地躺卧在群山深处,在林木阴森的隐蔽之所安静地呼吸着。
在这个小镇上,有一个小男孩。小男孩虽然生下来就没有父母,但他被仁慈的神父收养了。在那座小小的红顶小屋里,有他珍视的一切:和善又安静的神父,花园里饱沾露水的紫罗兰,散发着木头清香的篱笆,卧在篱笆上的白色大猫。
红顶小屋就修建在森林边缘,每天晚上,男孩都会从窗户里遥望黑黢黢的森林,望着里面无数双一闪一闪的,不知道是属于谁的眼睛。
“是萤火虫吧。”神父说。
“我想捉一点回来,装在瓶子里,一定很好看。可以吗?”
神父坚决地摇了摇头,他不同意小...

〖雷卡〗 无境之花 02

野心不改:

出逃梗,雷王星设定

这不是卡米尔第一次听到大哥说“跟我一起离开”这种话。
他还记得第一次是在小时候的新年庆典上。
那时候,国王还并不打算栽培卡米尔,他当时居住在城郊的一处行宫内,母亲难产而死,只有仆人陪伴着他。那时的卡米尔是个隐忍而无用的小孩,沉默地忍受着流言蜚语,像个哑巴一样。进入神学院后,他在一次清晨弥撒结束后,碰见了当时就已经被称为黑山羊①的雷狮。
“那边的那个小孩怎么没见过。”他的第一句话是那么说的。
“那是……卡米尔吧?”有人立马回应道。
“那是谁?”雷狮淡淡地问。
其实卡米尔可以听到他们的对话,他加紧离去的脚步,但还是听到了那句话:
“他是……您的私生弟弟啊。”
“哦……怪...

〖雷卡〗 无境之花01

是小号。
快被mgc弄疯了。

野心不改:

1出逃梗
2军官雷x文官卡
3别看我脑洞大,三篇就完结


https://m.weibo.cn/6351156243/4208881507416572


礼车行驶在一座白色的长桥上,长桥尽头的宫殿灯光闪烁,一扇黑色的镂空蔷薇花铁门缓缓打开,身着红色军服黑色滚边的军人向他们行礼,卡米尔坐在车内,只听见河水在桥下极深处发出雷鸣般的轰响,如同他此刻的心跳般剧烈。


北伐之战持续了三年,终于结束了……他也终于回来了!


卡米尔下了车,随着恭候已久的侍者去找国王,毕竟他是随行人员,不能直接进入宴会。一场冬夜盛会已经准备就绪了,...

〖雷卡〗 关于结婚那件小事

1结婚梗
2严重ooc
3来自基友的深夜挑战听着你还要我怎样写甜文。唉我真是宠她。
4失去睡眠与智商

我花了十八年等来成人礼,但那有什么意义?还不是要再花三年等待你。

雷狮决定向卡米尔求婚了。

如果是深思熟虑的结果的话绝对谈不上,但也不是心血来潮的结果。当他们以他们喜欢的方式放松完后,雷狮看着卡米尔沉沉睡去的容颜,他摸着他的鬓发,突然想到求婚这种话可绝对不是在这种时候说的。

他谋划了一个计划,向所有可能派的上用场的人发邮件,乖乖合作当然好,不然就暴力解决问题。也就是说,这件事成了一件除了卡米尔之外几乎所有参赛者都知道的特大行动,不知道他亲爱的卡米尔如果知道他要安迷修帮他准备烟火会怎么想?或许...

〖雷卡〗 判我有罪 11

现代pa

雨水打在树叶上噼啪作响,比那声音更清脆的是铜风铃的声音。这是孤儿院上的传统,如果有一个新的孩子到来,就在附近的树林里系上一个风铃。

没想到这么多年后,我还会故地重游,雷狮心想。

满以为卡米尔必然会回到爱丽丝孤儿院,但当他们到达时,却被告知并没有什么人来造访过。来接待的人也不是安琪,而是另一个把发髻盘的一丝不苟的,凶巴巴的女人。她很不客气地请他们离开,“因为你们这样会吓到其他孩子,而且天似乎要下雨了,我奉劝你们还是赶紧去别的地方找人为妙。”其他人面面相觑,但雷狮还是有种强烈的直觉,除了这里,卡米尔不会去别的地方的。至于为什么他没出现,雷狮没有想到原因。但他从不做毫无意义的事。...

〖雷卡〗 判我有罪 10

现代pa

“为什么要领养卡米尔?”

被质问的,站在花圃里的男人睁大了眼睛,非常少见的露出吃惊的神色。他合上手里用来修剪花枝的剪刀,慢慢地转着它,“你怎么突然问这个?”

“因为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鬼。”

雷狮站在花藤下,给出了十分冷静的回答。

这几天,与卡米尔打架的回忆片段一直在他脑海里盘旋不去,自从那天下午后,他们再也没有说过话,或者说,卡米尔刻意将自己保持在他的视野之外,不给他任何机会。

卡米尔还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,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从前雷狮看见他那面无表情的脸总会觉得这个死小孩真臭屁,但现在他总是能透过那波澜不惊里窥探出蛛丝马迹,那平静下涌动的情绪。雷狮不知道他摆出...

〖雷卡〗判我有罪 09

现代pa

雷狮还记得刚上高中时,入学典礼在礼堂举行,学生们按照班级顺序成排坐,家长们在后排观礼。他一直在这所贵族学院上学,从小学到高中,每一次开学典例却都是母亲来的,父亲根本忙的见不到人影,这次干脆母亲也消失了,也不知道跑去哪儿。

    台上,没见过的学校领导层轮流致辞。雷狮没过多久就感到无聊。忽然,他察觉有人在看自己,那道视线来自身后。他望了过去,看到教堂的后门处站了一个小小的身影,正在看着他,注意到他也在看自己后,那人朝他挥了挥手,示意他过来。 

雷狮一猫身钻出座位,他穿过走道,和卡米尔一起从后门走出礼堂。

今年正好也是卡米尔升初...

1 / 4

© 染玉 | Powered by LOFTER